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穿越之百魅罂羽 >> 正文

【笔尖】陌生人(情感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翠翠直看着那个陌生人向家门口这边走来。当陌生人从前面路口那棵脸盆大的桂花树背后出现时,正在门前插香的翠翠就看见他了,翠翠那颗焦急的心立刻欢跳起来,整个人象个小麻雀似的跃动起来了。其实翠翠并不认识那个陌生人,她只是认为那是家里的一个平常很少来的什么亲戚。

那陌生人中等个子,背着帆布背包,落满风尘的头发有些乱,灰色的西装有些旧,脚上那双皮鞋已经多日没上过鞋油了,鞋面上沾着斑斑的泥垢。他的脸上是一幅疲惫的神态,下巴与上嘴唇长满了又硬又直的胡茬,看样子好几天没剃了。他的步态显得沉重,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跋涉而来的。

翠翠的眼睛一直看着陌生人,直到他走近,目光有些惊疑又有些喜悦,想开口叫一声,欲言又止,只是睁大眼睛看着那个陌生人。陌生人在离翠翠三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,向她问道:“小朋友,你家人在家吗?”

翠翠爽快地答道:“有呀,奶奶在里面烧火蒸粑粑。”翠翠说完,立刻扭头朝屋内叫道:“奶奶,有人来了。”

很快,一个大约六十五岁左右的奶奶出现了,奶奶抬起眼睛看着陌生人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,随即问道:“你?你是……”

陌生人说:“老大娘,我是路过的,想向你讨一碗茶喝,可以吗?”

奶奶一听,脸上拧紧的神情立刻松下来,满脸微笑着,说道:“可以,可以,进来吧。”

陌生人跟在奶奶的后面走了进去,翠翠跟在他背后,目光一直在他身子上上下下打量着。屋里面飘着暖暖的水蒸气以及淡淡的食物甜香。奶奶弯腰拿过一张四脚板凳,放在陌生人脚边。陌生人坐了下来,把帆布背包从肩膀上拿下,放在脚边的地上,脸上的神情显得非常疲累。奶奶从一只大海碗盖严的坛子里倒了一碗还冒着热汽的浓茶,双手捧着递给陌生人,一边说:“刚泡的石牙茶,还热热的。”

陌生人双手接过茶碗,迫不及待的大口大口的喝,咕噜,咕噜,随着喉咙一上一下的伸缩,发出了很响的声音。似乎只是一眨眼之间,一碗满满的茶水就全进了他的嘴里去了,他来不及用手擦干弄湿的嘴角,就把空碗伸向奶奶。奶奶接过碗,眼睛看着他问道:“还喝吗?”陌生人点了点头,说:“是。”奶奶很快又向他捧上一碗茶,陌生人接过来,咕噜,咕嘟,一眨眼之间,一碗满满的茶又进了他的嘴里去了。当他第二次把空碗伸向奶奶时,自觉地说:“再给我一碗。”

翠翠站在离陌生人很近的饭桌旁边,一只手搭在桌面上,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一连喝掉三碗茶,眼睛都睁圆了,似乎感到非常的惊奇,怎么这样能喝呀?翠翠期待着这个陌生人接下来还有什么要求,是起身离开,还是待在她的家里。其实,翠翠心里想的是,最好陌生人不要立刻离开,因为,她把他想当然的是家里的来客了,她多么希望家里能有个客人呀。果然,当奶奶接过陌生人递过来的空碗后,随口问陌生人:“大兄弟,看样子你还没吃饭吧?先吃点饭再走吧。”

陌生人把脑袋垂下来,很快又抬起来,又用手揩揩嘴巴,似乎一时不知是拒绝还是接受。翠翠说道:“对呀,大叔,吃点再走吧,奶奶刚蒸好了粑粑,油炸粑,又甜又香。”

陌生人说:“那我给你们饭钱吧。”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掏西装的内袋。奶奶连忙朝陌生人摆摆手,说:“不,不用,今天是九月九,你来我们家作客,跟我们一起过九月九,我们哪有收客人的钱的,别客气,你就吃吧,嗯。”

翠翠也跟着说:“对呀,大叔,今天是九月九,你跟我们一起过九月九吧?”

其实翠翠最希望和爸爸妈妈一起过九月九。翠翠记得她爸爸和妈妈是在三年前去了广东打工的,三年内他们只回家两次,都是在过年时回来三四天,又匆匆离家了。去年过年,本来他们说好回家的,将近大年三十了,突然叫人捎话回来,说是不回来了,过年留下厂里加班,可以拿到三倍的工资。为此翠翠还哭了半天,他们为了钱,宁愿不回家看看他们的女儿和我奶奶,翠翠满是怨气。这次本来也说好回家过九月九的,前几天,又突然说不回了,说来回车费要很多,到过年再回了。这次翠翠没哭,但她还是伤心了好半天,她只想九月九有客人来,跟她与奶奶开心的过一个九月九。

奶奶一大早不但早已蒸好了粑粑,还热好了桂林米粉,熬好了猪骨汤,还准备好了米粉的佐料,瘦猪肉,辣椒酱,豆汁,葱花。翠翠虽然还只有五岁,但她早已从奶奶的口中了解到,九月九是村里最大最热闹的节日,也是来客最多的节日,但那是翠翠出生前的往事了,如今,不管九月九这天还有没有亲戚朋友来,奶奶依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早早准备好招待来客的茶水和糍粑、酒菜。昨天翠翠还跟着奶奶到街上去,买回了一大块过节的猪肉呢,还有腐竹,干笋,晚上用花生油炸糍粑,忙到三更半夜。翠翠也一天到晚跟着奶奶忙,给米糊添一碗热水呀,或者往灶里加几块柴火呀,给年老的奶奶帮了不少忙。翠翠还问奶奶:“奶奶,做这么多,会有亲戚来吗?”奶奶说:“先要做好呀,有亲戚来了,就来不及做了。”

九月九还没到,奶奶就常常给翠翠说起往年九月九节日的盛况,说的如讲故事一样,津津有味,翠翠也听得饶有兴味,翠翠心中多么向往能亲历那样的情景呀。奶奶说的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,那时候翠翠当然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,村里的人也还没有人到外面去打工,大家都是在家中安居乐业。春来了,村外阡陌一片青绿,淡淡的晨雾还未飘散,耀眼的太阳才刚刚冒上南山上空,田野上到处已是一片繁忙的景象,戴着草帽割油菜的姑娘,使牛耕田的小伙子,打桩围篱笆的叔伯,锄地种菜的大嫂与媳妇,还有狂狂叫着追逐小老鼠的大黄狗。大家各自忙着各自的活儿,离近的,东家短西家长的说闲话,或者说说笑。从春天开始到年底,大伙儿都是在家安心忙碌着,播种、插秧、耘田、收割,还有种凉薯、烤烟、苎麻、黄麻,再是养猪、养鸡、养鸭、养鱼。到了农闲季节,附近村子常常有人家请电影队来放电影,那是有人娶新媳妇办喜酒,或者过节日请来的。到了晚上,周围村子的人都涌去看电影,夜幕下的小路,回响着嘻嘻哈哈的笑闹声,手电筒的光炷在夜空中晃来晃去。电影放的是《刘三姐》《小小得月楼》《笑比哭好》《湘西剿匪记》,电影虽然早就在镇上的电影院看过了,但大家还是兴致勃勃的走夜路去再看。

翠翠听奶奶说,那时,他们恒村每年九月九,也请电影队来放电影,而且放的是通宵电影,那是因为家家来的亲戚朋友多,晚上没床睡,于是放电影让客人看个通宵,第二天吃过早餐,客人才向主人道别回家。奶奶说,白天村子里到处是赶会期(九月九)的人,而每一个人都是各家的亲戚,或者是亲戚的朋友,朋友的朋友,朋友的朋友再朋友。一大帮朋友中,也许主人只认识其中一人,其他人虽然不认识,也没见过面,但主人一样是非常友好的招待,递上好烟,筛上浓茶,倒上烧酒,揣上油炸糍粑,大鱼大肉,让他们吃饱喝足,到了晚上,还反复挽留他们住上一晚。一大帮亲戚朋友,只向主人递上一小包饼干作为礼物就行了,主人也并不介意礼物的多少轻重,主人最看重的是家里来的客人越多越好,心里越高兴,而最担心的是这一天家里没客人来,或者来的少,那样会令主人在村人面前感到很没面子的。有时候,还请来戏班子,白天在收割后的干稻田上唱大戏,看戏的人山人海,戏台下还有很多小贩,卖各种小吃,甘蔗,柚子,瓜子,苹果,柑橘,萝卜酸等等,如同集市一般红火,到了晚上再放通宵电影,看电影的人依然不比白天看戏的少,红红火火。

如今,那种红红火火的九月九早已不存在,在奶奶这一辈人的脑海中成了一种美好的回忆,而且,连九月九这个传统节日也逐渐式微,这一天有的人家连糍粑都不再做了。都去城里打工去了,做再多的糍粑,也没有亲戚朋友来做客了。

翠翠明知道爸爸和妈妈这天不会回来了,但她一大早就跟着奶奶起来,不时走到门口朝路上观望,幻想着爸爸妈妈突然出现在她眼前,当那陌生人出现时,翠翠感到眼前一亮,翠翠对那陌生人感到的不是陌生,而是亲切,因为,她家终于有客人来了。

当翠翠与奶奶陪着陌生人吃过油炸糍粑和桂林米粉后,翠翠与陌生人就完全没了陌生感了,她在心里认可了陌生人就是家里的亲戚,来跟她和奶奶过九月九的,她绕在陌生人的身前身后,有时还爬在陌生人的背上作撒娇状,还用手抚弄陌生人的有些凌乱的头发,或者轻轻的揪揪他的耳朵,还缠着他讲故事。陌生人从西装内袋掏出一只连着细红绳的小巧玲玲的玉观音出来,挂在翠翠的颈脖下,说让观音菩萨保佑翠翠平安长大,读书聪明。翠翠用手抚摸着垂挂在胸前的玉观音,喜不自禁,爱不惜手。当奶奶烧好热水开始杀鸡时,陌生人在在给翠翠讲故事,陌生人说: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叫山的人,给一个财主当粮仓看守人,有一年天大旱,粮食欠收,很多农户因为没饭吃,病的病,死的死。财主家的门口外,天天来了很多人,苦苦哀求财主给粮度荒,可这财主屯积了很多粮食,面对讨粮的人,就是不愿开仓把粮食分给他们。这个叫山的人,看着门外哀求声一片,还看到有的人就在他的面前饿死了。山心里非常难受。晚上,三更半夜,吃夜宵时,他把另两个同他一起看守粮仓的人灌醉了,打开粮仓大门,让讨粮的人进去,把粮食抢去一空。山知道他这样做,死罪难逃,连夜跑了。那财主恨他入骨,派了两个人,无论如何,要把他抓回来……”

陌生人说到这儿,奶奶叫翠翠拿一只饭碗,说准备装鸡血,翠翠正听的入神,一时没动,陌生人叫她:“快去吧,等有空了再给你说。”翠翠很听话似的,立刻转身去拿碗,陌生人也起身帮奶奶杀鸡,烫毛,拔毛,洗内脏……

陌生人本想在下午三点钟离去的,奶奶反复挽留,说好不容易过一个这么大的节日,家里好不容易有你这个贵客,而且已经好几个九月九家里没人来了,所以无论如何也得住上一个晚上,明天再走。翠翠在旁边也跟着挽留,如果陌生人真要今天离去,说不定她会流眼泪的,她真希望这唯一的客人能陪她多一个时刻呀。她双眼水汪汪的望陌生人,说:“对呀,大叔,不要走好呀?你还没给我说完故事呢。”陌生人终于答应留下。

到了下午五点,一桌丰盛的菜终于揣上桌面了,有白切鸡,回锅肉,扣肉,腐竹,香菇,油豆腐,香芋片,酸菜鱼,油菜心。吃饭时,奶奶总是不断的劝陌生人多吃肉,还不时的把白切鸡、扣肉夹到陌生人的碗里。而翠翠也抢着帮陌生人盛饭,双手将装得满满的米饭递给陌生人。陌生人一边吃着饭一边不停的说感谢感谢,说奶奶和翠翠真的太好了,是世上最好的人。陌生人似乎真的能吃,翠翠一连帮他盛了五碗满满的米饭,他一口气吃的干干净净,扣肉回锅肉也吃了不少,还不时的赞奶奶的手艺好。奶奶特别高兴,翠翠也很开心,因为她们家的饭菜令客人很满意呀。

很快,陌生人成了恒村最尊贵的客人,也是恒村唯一的一个来客。翠翠本想吃过晚饭,就叫陌生人把没说完的故事继续说完的,因为她心里一直牵挂着那个开了粮仓让荒民抢走粮食后,连夜逃跑的看守人,她在想,那人跑去哪里了呢?后来,他被财主的人抓住了吗?让翠翠想不到的是,陌生人还未吃完晚饭,就被她叔伯请去喝酒了,这令她很是懊恼。翠翠的叔伯也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,知道她家来了客人,于是在晚饭前跑来看看,这一看,就要拉陌生人去他家喝酒,叔伯儿子儿媳妇都去广东打工了,也只有老伴与他在家,平常他都是一个人独自喝闷酒,没兴头。奶奶刚给陌生人倒了一杯酒,陌生人刚喝了一口,本不想跟叔伯去的,但叔伯热情洋洋,还说:“我和翠翠本就是一家人,她家的客人也是我家的客人,在她家喝与在我家喝都是一样的。”由不得陌生人愿不愿意,叔伯拉起陌生人就往他家走去。

翠翠以为陌生人一会儿就回来了,可她等呀等呀,一直到了晚上十二点,也等不到陌生人回来,她急的不断问奶奶:“大叔怎么还不回来呀?会不会在叔伯家喝醉了?”奶奶说:“喝醉也不怕了,喝醉就在叔伯家睡吧。”翠翠说:“干嘛在叔伯家睡呀?我们家也有空床,叫他回来睡吧。”奶奶心里面其实也牵挂着陌生人,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?于是在午夜时分,打着手电筒与翠翠往叔伯家走去。让翠翠很想不到的是,她和奶奶在叔伯家并没有见到陌生人,叔伯告诉她们,陌生人被三叔公拉去他家喝酒了。奶奶一听,又带着翠翠往三叔公家走去。让翠翠料想不到的是,她和奶奶在三叔公家还是没有见到陌生人,三叔公告诉她们,陌生人被五伯爷拉去他家喝酒了。于是奶奶又带着翠翠往五伯爷家走去,但翠翠在五伯爷家还是见不到陌生人……

当陌生人跟着翠翠和奶奶回到家后,翠翠再不能听他讲故事了,陌生人已经喝得醉醺醺的,需要马上休息了,奶奶让他睡在翠翠爸爸的大床上。陌生人还没有到烂醉如泥,他的头脑还是清醒的,睡之前,他对翠翠说:“翠翠,明天再给你讲故事吧,一定讲。”

海南中医癫痫病医院
癫痫突发急救方法
癫痫病患者如何选择职业呢

友情链接:

一年半载网 | 巴马泉水 | 晒不热涂料 | 搞笑图片表情包 | 罗小黑动态表情 | 平邮快递 | 建材加盟代理